TXT优乐娱乐平台优乐娱乐平台网 > 鬼告状 > 第334章:意外之财

第334章:意外之财

    坐堂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,好半天说不出话来,伸出手哆嗦着指着桌子上的宝贝,说话都带哭音了:

    “爷,别开玩笑了,您这么开口让小的怎么接呀,您是敢说,可也得我们敢应呀!”

    白长生没说话,眉毛一挑,有些犯嘀咕了。

    旁边吕不辰凑了过来,在耳朵边上小声道:“老白,差不多得了,是不是要太多了,五百两呢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会再讲价,怎么着也得个四百两,不然也不至于弄这些东西给咱们吃喝,还不够挑费的呢。”

    俩人交头接耳,那坐堂也听不清楚,更是不敢大意了。

    颤颤巍巍坐了上来,俩人也都不说话了,坐堂掂量了一下,这就开口道:

    “也不瞒您,咱这小家小业的不比皇亲国戚,您这宝贝小人看上一眼就三生有幸了,真要是买估计也没那么多现银,干脆抵押在我这,等您什么时候手头富裕了再来取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给个数呀?”

    白长生有些着急了,坐堂赶紧道:

    “好嘞,我马上差人去分号取银子,这些东西押在这,多说咱也没那胆子,差不多能凑上来三万两银子,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下换吕不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白长生也是懵了。

    三万两!

    这俩人族谱上翻上两个来回,再加上吴老三和季礼的,都不见得有这么些个。

    能不傻吗,白长生无话可说,表情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坐堂一瞧,这是嫌少呀,一咬牙一跺脚,看了一眼这些宝贝,心说不如巴结一番,日后兴许有用得上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干脆这样,三万五千两,小的这就差人去取,那额外的五千两,算小的孝敬您二老的,日后多多提携照顾,咱也算有交情了。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等白长生和吕不辰从博古斋出来的时候,俩人都是阵阵恍惚,简直是二世为人。

    想不到大管家一身玩意就值这么些钱,难怪说京中有硕虎,说的不就是大管家吗?

    人家之前的师爷陈华,充其量算个硕鼠,和大管家一笔,九牛一毛的半截都算不上!

    看着日冕苍穹,博古斋的门前好几辆车马相随,一口一口的大箱子正往上面搬,几个伙夫几近寒冬都是满头热汗。

    这些钱足可以白长生几个人余生富贵了,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老白···”

    吕不辰一肚子话说不出来,就觉得眼下死在这银子堆里都够了,白长生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这些钱足够通神了,何况他俩这种凡人。

    等银子搬运好,白长生驱散了几名伙夫,自己又找了几个看的过眼的马夫过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规矩,大笔的钱财交易,转手搬运的人必须都是拿钱这边去挑,也是为了安全考虑。

    俩人坐在马车上,白长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下,没有回十八胡同,而是去了拐子胡同。

    白长生在拐子胡同还有一处别院,这宅子修好了一直没人住,空在那都快忘了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更是无人知晓这处地方,这些银子放在这里还真是个很好的藏匿所在。

    不然如此招摇过世带着三万五千两雪花银回棺材铺,难免让人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。

    吕不辰不知道白长生有什么打算,但也没反对,等俩人到了拐子胡同的时候,银子也都落入了院中。

    打发了几名马夫,白长生坐在那一口一口的箱子上,看着旧日老宅新模样,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老白,你到底怎么了,这两天怎么这么一反常态?”

    吕不辰走过来跟白长生坐在一起,顺手也拿了根稻草插在嘴边,一人一根草,共赏夕阳红。

    白长生沉默了片刻,从怀里掏出了三个锦囊交给吕不辰,吕不辰诧异道:

    “老白,这是?”

    “情急之时,自行斟酌,上面有你需要的,不到万不得已决计不可拆开。”

    吕不辰不知道白长生为何如此,但看面色就知道事关重大,妥帖收好在怀里,俩人都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“不辰,我且要问你几个问题,这问题你要如实回答,绝不能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 白长生叼着稻草,面色如常,似有云雾缭绕却见不得青山一角。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吕不辰心情大好,看着满院子的银子,这一刻此一时,人生无憾。

    “我且问你,十年之后,待我重返京畿之地,你可会忘了我们俩这份交情?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白长生刚一离开博古斋,那坐堂就把宝贝给收好了,藏地严严实实,不敢走漏半点风声。

    这类玩意说来要命,看不得第二眼,寻常有钱的主顾看上一回估计也就入手了,容不得凡人眨眼。

    想来看这些宝贝,那得是真有钱的主,把钱往桌子上这么一扔,让人知道真有这本事,那才能入眼。

    而眼下,就有这么一个胖大官,正好有这眼力,也有这份实力。

    大管家心情不错,串到了琉璃厂,想是找些宝贝来换换心情。

    虽然亏了几百万两银子,但换了一身好名声,现在京畿之地的灾民,哪个都对他感恩戴德,这塞翁失马,还真是难料福祸。

    等他们返回原籍,自己的名声也就能传遍天下了,大管家想到这里,怎能不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可当他溜达到常来的博古斋的时候,人却有些抑郁了。

    熟识的坐堂看自己来了,忙不迭招呼进了密室,此时一桌子宝贝近在眼前,那坐堂一脸谄媚:

    “爷,今儿算您来着了,可真有个大主顾来当玩意,这宝贝还没落稳呢就让您瞧见了,你可上上眼,也给咱添添喜气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一阵无言,看着桌子上那些宝贝,真是熟地不能再熟了!

    “怎么,看爷您这意思,好像是见过?”

    坐堂有些诧异,到底是大管家,这类稀罕的宝贝都见过。

    大管家点点头,寒意挂脸,语气阴森:

    “见过?我怕是这天底下最熟悉这几样东西的人了!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养心殿上,大管家跪在地上,声嘶力竭语气悲悯:

    “爷,您可要明察呀,江山社稷容不得半点含糊呀,奴才冒死禀谏,这也是想让您知道呀,那开棺材铺的小子,可是那人的逆子呀!留不得呀!”

    大管家跪在地上连连磕头,言语之间透出的悲天悯人教人唏嘘感慨。

    皇上端坐在龙椅上,没有平日里的半点威严,只是看得出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低眉一扫,只看到大管家的拇指上好像新戴了个扳指,看着还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。”

    乾隆爷语气疲惫,摆了摆手,再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大管家这也才看见,皇上的手中怎么有一根稻草?

    那稻草飘零,坠地无声,溅起灰尘浮土,注定了一生流离。

    ···

优乐娱乐平台